挪用其管理的9亿元资金购买理财产品,京华时报讯(记者王晓飞)

京华时报讯(记者王晓飞)
中国扶贫开发服务中心原主任刘毅韬未经单位集体决定、未履行审批手续,以单位名义擅自向外借款用于投资新公司…

借款成立新公司倒闭 用公款还钱161万 因滥用职权

京华时报讯
昌平马池口镇农业服务中心原主任张佩山,挪用其管理的9亿元资金购买理财产品,收受理财产品销售人员好处费30万元。因涉嫌挪用公款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昌平法院数罪并罚,对张佩山执行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20万元。张佩山不服提出上诉,但后又撤回了上诉,近日,北京一中院裁定一审判决生效。

京华时报讯(记者王晓飞)
中国扶贫开发服务中心原主任刘毅韬未经单位集体决定、未履行审批手续,以单位名义擅自向外借款用于投资新公司,后该公司倒闭,扶贫中心不得不偿还借款161万元。刘毅韬因犯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被一审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之后刘毅韬提起上诉。记者昨日获悉,市三中院二审驳回了刘毅韬的上诉。

原中国扶贫开发中心主任获刑

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9月至2014年4月,张佩山利用全面负责村级财务镇级管理工作的职务便利,擅自决定使用其管理的9亿元资金购买理财产品,导致一笔2000万元的理财产品未收回。2013年1月至2014年4月,张佩山在用管理的资金购买理财产品过程中,先后多次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收受信托理财产品销售人员给予的好处费共计30万元。

据了解,中国扶贫开发服务中心曾为农业部管理,2002年被划转至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管理,作为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直属事业单位。

因未经单位领导集体研究且没有履行相关的审批手续,原中国扶贫开发服务中心主任刘毅韬就擅自决定借款成立了新公司,后来新公司倒闭,扶贫中心不得不偿还借款161万元。记者上午获悉,三中院以犯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终审判处刘毅韬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2014年2月25日至3月11日,张佩山利用职务便利,擅自挪用其管理的公款300万元,用于投资资金信托。

现年61岁的刘毅韬在2000年至2003年间任职该中心主任一职。事发后,刘毅韬曾被调至国务院扶贫办外资中心任职副主任。

擅自投资 致使扶贫中心损失百万

庭审中,张佩山称镇领导知道他用管理的钱购买理财的事。但经法院查实,纪委曾约谈马池口镇历任党委书记和镇长,多名证人表示对张佩山的犯罪行为不知情。

朝阳法院2015年3月13日作出的一审判决中显示,刘毅韬在担任中国扶贫开发服务中心主任期间,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且未经单位领导集体研究决定以及未履行有关审批手续,擅自决定以扶贫中心名义向两家广告公司借款,用于投资公司。2003年底,公司停止运营,致使扶贫中心因还款损失161万余元。

刘毅韬现年61岁,因涉嫌犯滥用职权罪于2013年9月被取保。朝阳法院于2015年3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刘毅韬在担任中国扶贫开发服务中心主任期间,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且未经单位领导集体研究决定以及未履行有关审批手续,擅自决定以扶贫中心名义向两家广告公司借款,用于投资公司。2003年底,公司停止运营,致使扶贫中心因还款损失161万余元。

昌平法院经过审理,以张佩山犯挪用公款罪,判处其有期徒刑5年6个月;犯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6个月;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最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继续追缴张佩山的受贿款30万元。

朝阳法院认为,刘毅韬在担任国有事业单位领导履行职责过程中,违反相关规定和工作程序,脱离监管,擅自决定借款投资。其滥用职权行为与扶贫中心的财产损失之间具有直接关系,刘毅韬的行为已构成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

朝阳法院认为,刘毅韬在担任国有事业单位领导履行职责过程中,违反相关规定和工作程序,脱离监管,擅自决定借款投资。其滥用职权行为与扶贫中心的财产损失之间具有直接关系,刘毅韬的行为已构成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刘毅韬接到侦查机关电话通知后自动到案,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应当视为自首,依法应当予以从轻处罚。

一审宣判后,张佩山曾提出上诉,北京一中院认为一审判决证据确实充分、量刑适当。后张佩山又撤回上诉,北京一中院最终裁定一审判决生效。

朝阳法院认定,刘毅韬在接到侦查机关电话通知后自动到案,如实供述主要犯罪事实,应当视为自首,依法应当予以从轻处罚。朝阳法院一审以犯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刘毅韬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因此朝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犯国有事业单位人员滥用职权罪,判处刘毅韬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宣判后,刘毅韬不服,提起上诉。刘毅韬认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且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决,依法改判其免予刑事处罚。

一审判决后,刘毅韬不服,提起上诉。刘毅韬表示,一审认定事实不清,且量刑过重,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决,依法改判其免予刑事处罚。刘毅韬的辩护人则提出,一审法院认定刘毅韬犯滥用职权罪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果关系错误且适用法律错误,应宣告刘毅韬无罪。

市三中院经审理后认为,刘毅韬违反规定和工作程序,利用其担任国有事业单位负责人的职务身份,擅自决定以单位名义举债投资成立公司开展经营活动,并以单位名义对债务进行确认和担保,致扶贫中心为履行偿债义务而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侵害了国有事业单位的资产管理制度,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滥用职权 被判3年缓刑3年

关于刘毅韬所提原判量刑过重、请求对其免予刑事处罚的上诉理由。经查,一审法院已结合在案证据,认定刘毅韬具有自首情节,并对其从轻处罚,一审量刑结果是在法定幅度内,不属于量刑过重,且刘毅韬所犯罪行不符合依法免予刑事处罚的法律要件,故对刘毅韬所提该项上诉理由,法院不予采纳。

三中院经审理后认为,关于刘毅韬所提一审认定事实不清及辩护人所提一审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果关系和适用法律错误等辩护意见。

近日,市三中院终审裁定,驳回刘毅韬之上诉,维持原判。

三中院经查,在案有书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等证据,印证刘毅韬违反规定和工作程序,利用其担任国有事业单位负责人的职务身份,擅自决定以单位名义举债投资成立中美陆公司开展经营活动,并以单位名义对债务进行确认和担保,致扶贫中心为履行偿债义务而使国家利益遭受重大损失,其行为侵害了国有事业单位的资产管理制度,一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原标题:官员以单位名义举债办公司获刑)

关于刘毅韬所提原判量刑过重、请求对其免予刑事处罚的上诉理由,经查,一审法院已结合在案证据,认定刘毅韬具有自首情节,并对其从轻处罚,一审量刑结果是在法定幅度内,不属于量刑过重,且刘毅韬所犯罪行不符合依法免予刑事处罚的法律要件,故对刘毅韬所提该项上诉理由,法院不予采纳。

责任编辑:刘菁

最终,三中院终审裁定,驳回刘毅韬之上诉,维持原判。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