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豹岩村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安置点,企业参与产业扶贫

编者按: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我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要实…

重庆市武隆县鸭江镇显灵村村民刘刚终于甩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阳春三月正是春耕农忙时,但刘刚每天忙而不乱,“多亏了这几年的产业带动,我们才实现了增收,日子也越过越好”。

6月20日,记者从武隆县白马镇获悉,该镇依托当地茶园景观及自然资源的优势,联合本地旅游公司,将豹岩村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安置点,打造成独具特色的乡村旅游景点——“茶山小镇”。
低矮的绿色灌木丛,整齐的绿色草坪上是一个个与茶叶制作工艺相关的雕塑。干净的马路两旁,是灰白色调的徽派建筑,远处层层叠叠的茶园中,10多个村民正在忙碌着。20日上午,记者来到了这个被称作“茶山小镇”的高山生态扶贫搬迁安置点。
据了解,“茶山小镇”于2015年底基本建成,居民主要由豹岩村、板桥村、铁佛村3个村中最偏远且无产业支撑的村民组成。区域内共建成房屋2.7万平方米,安置搬迁农户62户、共184人。与其他安置点不同的是,这里不仅有小广场、绿化带、公路等完善的配套设施,还依托茶产业建成了一个新的旅游景点,明年10月,“茶山小镇”就将正式开门迎客。
陈定琼一家是林哥农家乐的老板,也是第一批搬进“茶山小镇”的居民。豹岩村平均海拔1200米,从前村里交通不便,生活用水全靠人挑,往返要1个多小时。“人都没水喝别说种庄稼。”陈定琼告诉记者,由于长期缺水,在豹岩村种庄稼的产量只有正常产量的1/3。去年10月,他们全家搬进了“茶山小镇”,在政府的扶持下开起了农家乐。仅8个月,农家乐就有了2万元的收入。
目前,白马镇政府联合当地旅游公司,将“茶山小镇”打造成以茶海听风、绝壁闻涛、孤崖赏仙等6个主要景点为核心的乡村旅游小镇。此外,政府还引进3家茶产业龙头企业,建成4000亩茶园。“有经济能力的帮助他们开农家乐,其余的就安排在茶园及附近的茶叶加工厂务工。”白马镇乡村旅游办工作人员冉小龙介绍,安置户的土地以每年100-400元/亩的价格流转给经营茶园的企业。在茶园里务工,还将得到采茶200-300元/天,日常管护75元/天的工资。“乡村旅游有淡季,多种渠道可为农户提供稳定的收入来源。”冉小龙说。
2015年底至今,“茶山小镇”已先后开业旅游接待户6户,营业收入达10万余元。安置点村民通过就地务工、种植茶叶、季节性采摘茶叶和乡村旅游等多种渠道,预计将实现户均年收入3万元以上。

编者按: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我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要实现脱贫、脱贫后不返贫,就要动脑筋培育富民产业,增强贫困村的“造血”功能;要造血,地方就要借力龙头企业充当“火车头”来拉动产业扶贫。企业参与产业扶贫,在创造财富的同时,也必将收获社会价值。

重庆市武隆县鸭江镇显灵村村民刘刚终于甩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茶山变金山,谁还舍得走——看重庆武隆县龙头企业如何参与扶贫带农增收

阳春三月正是春耕农忙时,但刘刚每天忙而不乱,“多亏了这几年的产业带动,我们才实现了增收,日子也越过越好”。

本报记者邓俐 实习生王蓁

“产业扶贫是全县扶贫工作的强有力支撑。”武隆县副县长何林介绍,近年来,武隆县精准施策推进产业扶贫,启动农业与扶贫示范基地精品线路建设,推动产业规划、产业链建设、产业扶持、技术培训、电商平台建设等到村到户,为扶贫攻坚提供产业支撑。

重庆市武隆县鸭江镇显灵村村民刘刚终于甩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这样的产业帮扶是如何实现“一箭双雕”,让群众和企业都得到实惠的呢?记者走进武隆县一探究竟。

阳春三月正是春耕农忙时,但刘刚每天忙而不乱,“多亏了这几年的产业带动,我们才实现了增收,日子也越过越好”。

荒山坡变立体茶园:同一块地农民收入三份钱

“产业扶贫是全县扶贫工作的强有力支撑。”武隆县副县长何林介绍,近年来,武隆县精准施策推进产业扶贫,启动农业与扶贫示范基地精品线路建设,推动产业规划、产业链建设、产业扶持、技术培训、电商平台建设等到村到户,为扶贫攻坚提供产业支撑。

白马镇豹岩村人少地广,土地贫瘠,贫困的帽子真的甩不掉吗?

这样的产业帮扶是如何实现“一箭双雕”,让群众和企业都得到实惠的呢?记者走进武隆县一探究竟。

武隆县委县政府在沉思: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还有老茶山资源,这些就是发展的本钱,为何不能发展茶产业,让山坡重放光彩呢?

荒山坡变立体茶园:同一块地农民收入三份钱

穷则思变。县里引进了以加工茶叶为主的龙头企业冠恒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以“公司
基地 合作社
农户”为发展模式,培育新苗,栽种茶树,改造低效老茶山。两三年时间,茶园面积扩展到了6400亩,实现茶产业全覆盖,形成独具特色的生态茶海景观。

白马镇豹岩村人少地广,土地贫瘠,贫困的帽子真的甩不掉吗?

“没想到原来的荒山坡也变成了层层叠叠的茶园,漂亮!”村民张明生本打算举家搬迁到白马镇,但看着漫山遍野的茶海,却再也舍不得走了。

武隆县委县政府在沉思:拥有良好的生态环境,还有老茶山资源,这些就是发展的本钱,为何不能发展茶产业,让山坡重放光彩呢?

“现在茶山就是金山,地还是那块地,但却能在地里收入三份钱。”张明生说,土地流转了10多亩,400元/亩/年,能收入4000多元;自己在茶园做日常茶园管护工作,能挣到80元/天的工钱;采茶季节,上山采茶每天最少可收入100元,一年三季又能收入7000多元。

穷则思变。县里引进了以加工茶叶为主的龙头企业冠恒农业开发有限公司,以“公司
基地 合作社
农户”为发展模式,培育新苗,栽种茶树,改造低效老茶山。两三年时间,茶园面积扩展到了6400亩,实现茶产业全覆盖,形成独具特色的生态茶海景观。

腰包鼓了,心里美了。张明生还积极响应号召,开办了农家乐。“青瓦白墙配现代卫浴,外加‘免费赠送’的清新空气和如画景色,出门不带泥,晴天不沾灰,能不吸引游客吗?”张明生说,夏天2个月就收入近10万元,“跟着产业大步走,增收脱贫不是梦”。

“没想到原来的荒山坡也变成了层层叠叠的茶园,漂亮!”村民张明生本打算举家搬迁到白马镇,但看着漫山遍野的茶海,却再也舍不得走了。

传统产业靠企业提升品牌:不起眼的老咸菜成功“逆袭”

“现在茶山就是金山,地还是那块地,但却能在地里收入三份钱。”张明生说,土地流转了10多亩,400元/亩/年,能收入4000多元;自己在茶园做日常茶园管护工作,能挣到80元/天的工钱;采茶季节,上山采茶每天最少可收入100元,一年三季又能收入7000多元。

挨着茶园的村民可以“靠山吃山”增收脱贫,但远离茶园、基础条件落后地区的农民又该如何发展产业?

腰包鼓了,心里美了。张明生还积极响应号召,开办了农家乐。“青瓦白墙配现代卫浴,外加‘免费赠送’的清新空气和如画景色,出门不带泥,晴天不沾灰,能不吸引游客吗?”张明生说,夏天2个月就收入近10万元,“跟着产业大步走,增收脱贫不是梦”。

“农业产业发展必须因地制宜。”县农委主任蒋斌说,对特色农业产业要培育和扶持,传统的产业要通过龙头企业巩固提升品牌,对农副产品进行深加工,提升价值。

传统产业靠企业提升品牌:不起眼的老咸菜成功“逆袭”

鸭江镇位于武隆县西部,与榨菜之都涪陵区相邻。鸭江镇有多年种植青菜头的历史,但同样的青菜头,鸭江镇却没沾上涪陵的光。零散种植的青菜头一部分通过世代相传的老手艺制成了老咸菜,“隐藏”于家家户户的瓦缸中,而吃不完的就用来喂猪,甚至任其烂在地里。

挨着茶园的村民可以“靠山吃山”增收脱贫,但远离茶园、基础条件落后地区的农民又该如何发展产业?

随着重庆市蓝群食品有限公司的成立,不起眼的老咸菜开始重焕生机。

“农业产业发展必须因地制宜。”县农委主任蒋斌说,对特色农业产业要培育和扶持,传统的产业要通过龙头企业巩固提升品牌,对农副产品进行深加工,提升价值。

“老咸菜产业化,既是对传统手艺的传承,也能拉长产业链,提高青菜头的附加值。”蓝群公司总经理刘作会说,他们以“公司
基地 合作社
农户”的产业化经营模式,免费发放菜种和肥料,带动农民种植青菜头,并按0.25元/斤保底收购。

鸭江镇位于武隆县西部,与榨菜之都涪陵区相邻。鸭江镇有多年种植青菜头的历史,但同样的青菜头,鸭江镇却没沾上涪陵的光。零散种植的青菜头一部分通过世代相传的老手艺制成了老咸菜,“隐藏”于家家户户的瓦缸中,而吃不完的就用来喂猪,甚至任其烂在地里。

传统手艺制作、无其他成分添加,确保了品质安全,深受市场青睐。青菜头的种植面积扩大了,基地从鸭江镇扩散到周边乡镇,从50亩扩展到1.2万亩,价格从1元/斤卖到至少5元/斤,户均增收2500元。

随着重庆市蓝群食品有限公司的成立,不起眼的老咸菜开始重焕生机。

鸭江镇因为老咸菜“出名”了,而与鸭江老咸菜一样成功“逆袭”的还有天尺坪的茶叶。

“老咸菜产业化,既是对传统手艺的传承,也能拉长产业链,提高青菜头的附加值。”蓝群公司总经理刘作会说,他们以“公司
基地 合作社
农户”的产业化经营模式,免费发放菜种和肥料,带动农民种植青菜头,并按0.25元/斤保底收购。

由于天尺坪茶园在1300米以上山坡地带,方圆40公里无任何工业污染,采用农家肥,确保了茶叶无污染。冠恒农业公司按照无公害有机食品标准生产,并借助福建茶叶加工的技术优势进行生产。

传统手艺制作、无其他成分添加,确保了品质安全,深受市场青睐。青菜头的种植面积扩大了,基地从鸭江镇扩散到周边乡镇,从50亩扩展到1.2万亩,价格从1元/斤卖到至少5元/斤,户均增收2500元。

“曾经,这里的茶叶只有两种做法,一是传统炒制成茶叶泡水喝,二是做成油茶上餐桌。而现在‘仙女红’高山有机红茶的价格已从原来的几元一斤上涨到几百上千元。”冠恒公司总经理施信煌说,现在的‘仙女红’已经“飘”到了全国各地。

鸭江镇因为老咸菜“出名”了,而与鸭江老咸菜一样成功“逆袭”的还有天尺坪的茶叶。

产业强大了农民才能得实惠:企业名利双收蓄势成长

由于天尺坪茶园在1300米以上山坡地带,方圆40公里无任何工业污染,采用农家肥,确保了茶叶无污染。冠恒农业公司按照无公害有机食品标准生产,并借助福建茶叶加工的技术优势进行生产。

与刘作会一起走在老咸菜的生产加工车间,记者看到,原料筛选、清洗、切分压榨、拌料装袋、真空包装、杀菌装箱等各车间的工人都在有条不紊地作业。

“曾经,这里的茶叶只有两种做法,一是传统炒制成茶叶泡水喝,二是做成油茶上餐桌。而现在‘仙女红’高山有机红茶的价格已从原来的几元一斤上涨到几百上千元。”冠恒公司总经理施信煌说,现在的‘仙女红’已经“飘”到了全国各地。

“实施产业扶贫不仅帮助群众增收,也让企业得到了发展机会。”刘作会说,有一年,从村里收来的300吨青菜头在风干这个环节中,因厂房湿气过重而霉烂,当年的投入全部打水漂。就在刘作会一筹莫展时,武隆县扶持中小企业发展贷款项目开始实施,刘作会获得政府贴息20万元创业贷款,帮助企业渡过了难关。他们带动农民持续扩大种植规模,并承诺全部保底价回购。

产业强大了农民才能得实惠:企业名利双收蓄势成长

老咸菜产业越走越稳,企业越做越大,“鸭江老咸菜”成了全县响当当的名牌。

与刘作会一起走在老咸菜的生产加工车间,记者看到,原料筛选、清洗、切分压榨、拌料装袋、真空包装、杀菌装箱等各车间的工人都在有条不紊地作业。

“2016年实现了开门红。”刘作会打开微信,让记者看头几个月的订单:重庆正里元科贸有限公司3500袋、人民通惠商城16000袋……

“实施产业扶贫不仅帮助群众增收,也让企业得到了发展机会。”刘作会说,有一年,从村里收来的300吨青菜头在风干这个环节中,因厂房湿气过重而霉烂,当年的投入全部打水漂。就在刘作会一筹莫展时,武隆县扶持中小企业发展贷款项目开始实施,刘作会获得政府贴息20万元创业贷款,帮助企业渡过了难关。他们带动农民持续扩大种植规模,并承诺全部保底价回购。

“老咸菜产业的发展,解决了大部分留守人群的增收难问题;产业发展越好,企业的成长壮大也越快,这是相辅相成的。”武隆县农委副主任樊国昌说,大力培育发展蔬菜产业,5万亩青菜头让3万多人走上了脱贫路。

老咸菜产业越走越稳,企业越做越大,“鸭江老咸菜”成了全县响当当的名牌。

正在工厂作业的女工龚世艾是鸭江镇青峰村村民,在厂里一干就是10年,现在已是企业的技术骨干。她说,厂里的40多位工人都和自己一样,家里种有青菜头,自己则在厂里打工,“希望企业发展好了,我们的日子才会更好”。

“2016年实现了开门红。”刘作会打开微信,让记者看头几个月的订单:重庆正里元科贸有限公司3500袋、人民通惠商城16000袋……

“老咸菜产业的发展,解决了大部分留守人群的增收难问题;产业发展越好,企业的成长壮大也越快,这是相辅相成的。”武隆县农委副主任樊国昌说,大力培育发展蔬菜产业,5万亩青菜头让3万多人走上了脱贫路。

正在工厂作业的女工龚世艾是鸭江镇青峰村村民,在厂里一干就是10年,现在已是企业的技术骨干。她说,厂里的40多位工人都和自己一样,家里种有青菜头,自己则在厂里打工,“希望企业发展好了,我们的日子才会更好”。

责任编辑:王伟

相关文章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